论独立访员对音讯独立性的影响,正在流失的界

新闻人的独立性,是自新闻学创立之初,便一直被讨论的议题。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盛行造成了新闻造假、新闻雷同等一系列问题。关于新闻人的基本素养之一:独立性,成为了网络时代新闻人的一个重要课题,独立记者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新闻人渴望“独立”的情怀。

公众与新闻界之间的关系在新的世纪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美国著名新闻学刊物《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为此提问道:何为新闻之鹄的?接受调查者有老牌报人,也有新媒体新贵;有资深职业新闻人,也有博客记者自由写手;有著名节目主持人,也有即将入读新闻学院的大学新生;有获过奥斯卡奖的制片人,也有总统御前写手……每一个寥寥数语的答案都关联着最新的新闻现象,各种个性化的表达使得一个枯燥的理论问题变得妙趣横生。本文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回答进行重点译评,与之类似或者相关度较高的观点,则予以整合综述。

新闻人;独立记者;新闻;独立性;独立性;影响;受众;女性

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公民新闻;UGC;新闻业;新闻界;公民新闻;传统媒体;职业

摘 要:新闻人的独立性,是自新闻学创立之初,便一直被讨论的议题。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盛行造成了新闻造假、新闻雷同等一系列问题。关于新闻人的基本素养之一:独立性,成为了网络时代新闻人的一个重要课题,独立记者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新闻人渴望“独立”的情怀。

公众与新闻界之间的关系在新的世纪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美国著名新闻学刊物《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为此提问道:何为新闻之鹄的?接受调查者有老牌报人,也有新媒体新贵;有资深职业新闻人,也有博客记者自由写手;有著名节目主持人,也有即将入读新闻学院的大学新生;有获过奥斯卡奖的制片人,也有总统御前写手……每一个寥寥数语的答案都关联着最新的新闻现象,各种个性化的表达使得一个枯燥的理论问题变得妙趣横生。本文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回答进行重点译评,与之类似或者相关度较高的观点,则予以整合综述。

关键词:新闻人;独立记者;新闻;独立性

传统媒体 新媒体 自媒体 公民新闻 UGC

近年来,关于新闻人独立性的讨论一直为学界所关注。在意识形态逐渐多元的今天,受到经济、体制、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新闻人的独立性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另一方面,公民新闻的崛起,引发了关于新闻独立性问题的大讨论。在这样一个时期,独立记者出现在了媒体和公众的视野。他们不隶属于任何新闻机构,奔走于各个新闻现场,用自己独立的视角和思维,为受众带来最客观真实的新闻报道。

新闻业作为一个职业、一个行当由来已久,我们习惯于把与此有关的人与事统归在“新闻界”这一词条下。随着传媒技术的飞速发展,整个社会的新闻生态趋于复杂,新闻业的边界日益模糊,部分是由于“新闻界”内部长期以来的主动“破界”努力——媒体总是千方百计调动受众对新闻业的参与热情,不止作为看客,也作为“配角”。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公共新闻”或曰“市民新闻”则更是试图邀请普通民众“共同主演”——但更大程度上,今日新闻界边界的模糊,是因为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媒体向曾经只作为看客的受众敞开了通向新闻传播大舞台的大门,是因为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对边界的融蚀及去中心化,是因为UGC 的大行其道。

一、新闻界的独立记者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新近抛出了一个老问题:“何为新闻之鹄的?”(What's Journalism For?)须知新闻生态变得如此复杂,参与者鱼龙混杂,新闻内容泥沙俱下,我们的确需要重溯新闻本原,再造适应新的新闻生态并且具有社会普适性的新闻理念。当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大的新闻界,当人人都是新闻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需要提高全民新闻素养。当经典新闻理论和传统新闻传播方式受到挑战,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就新闻业的定位与再造达成新的共识。应当说,这也正是经典新闻理论的创造者、传播者与实践者(譬如传统职业新闻界)的重要使命。

张翠容,是来自香港的战地记者,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克里斯蒂安·阿曼普尔、英国广播公司记者杰基·罗兰和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雅尼娜·迪·乔瓦尼一样,是一名出入烽火战场的女性战地记者,更是洞察力了得的女性国际问题观察家和当代优秀独立记者。1980年,张翠容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1991年于纽约大学深造,采访了当地的社区,进行了中美关系的新闻报道。回港后,成为香港的政治新闻记者,后作为独立记者于BBC,RTHK,HK CABLE,凤凰卫视等多家新闻媒体进行了国际关系、亚洲局势和两岸三地的沟通等新闻报道。张翠容最突出的特质在于,她后期作为一名独立记者,独立于任何新闻机构,自负盈亏,活跃在国际新闻界。张翠容和她的作品体现了两个方面的传播思想。

CJR摘登的观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一,对传统媒体和职业新闻界的兴趣度和信任度下降,对基于新技术的新锐媒体的崛起表示欢迎与肯定;其二,对自媒体、社交媒体以及“公民新闻”的兴起表示认可与期待;其三,对媒体平台的无限拓展和话语权的分散、传播渠道的众多、信息的泛滥以及权威性的丧失感到担忧,对传统经典新闻理念表达了追随与坚守的愿望。

第一,影响了大众传媒一直以来的男性话语权主导的局面,提升了女性在传媒角色中的话语权。大众传媒自诞生以来便是男性权力为中心,即使标榜平等的西方媒体也不能幸免。近些年,随着女性从事新闻传媒的人数增多,这一局面逐渐有了扭转。但战火纷飞的战场在人们的观念中,却一直是男记者的专属阵地。近几年来,随着诸如英国《卫报》女记者玛吉·奥凯恩、美国有线新闻广播公司的女记者克里斯蒂安娜·阿曼波尔、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等杰出女记者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格局。女记者的身影也活跃在巴以冲突、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以独特的女性视角,为受众带来翔实的报道,增强了女性的话语权。而张翠容,作为少数的女性独立记者,行走于战场之中,以其独特的视角和感受力,在极短的时间内搭建了有力的沟通桥梁。张翠容曾说过:“只要世界有谎言,我就会继续跑”。以张翠容为代表的女性记者,以自己对真相的求知欲望和对新闻工作的热忱,不畏艰险深入战场,采集了大量真实可靠的信息,并呈现给广大受众。在她的笔下,更加关注了生命的尊严和妇女儿童的遭遇。经由她们的视角,我们可以透过硝烟四起的战场,看到人性良知的光芒,也极大提升了女性在媒体中的话语权。

杰·罗森:谁在场,谁报道

第二,代表了独立之外的专业精神,即“记者的天职是探索真相”。张翠容采访过查韦斯,对他的看法在争议之中,保持了客观。对于时代和社会局势有自己的认知,时刻保持中立和好奇,是成为一名合格记者的要义。对于张翠容集结成册的书籍,她表示不是从新闻的角度,是希望让读者看到自己、看到人性共同的一面。是想唤醒读者对理想的追求,想让读者看到他们追求理想国以及他们的汗水与泪水,对美好社会的不放弃。作为一名独立记者,不得不夸赞张翠容思想格局的高大,她对民主、自由、平等的不懈追求是让她无数次奔赴战场,勇敢发问的驱动力。这些报道为受众获悉真相提供了渠道,促进了世界新闻事业的进步。而以张翠容为代表的杰出女性独立记者,更是时代新闻业的先锋,代表了一种专业精神和独立品格,为受众了解世界动态提供了更加真实和完整的讯息和解读。

图片 1

二、独立记者之讨论

杰·罗森(Jay Rosen)是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长期致力于公众与专业媒体之间关系的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曾以研究“市民新闻”运动并出版相关著作《记者的目标是什么》而闻名。

凤凰卫视主持人梁文道评价过张翠容说:“她是华人世界的卡普钦斯基。有一次,在东帝汶,她住的地方旁边有一座楼,被以军空袭,应该是用F16的战机放了一个导弹下来,就把她住的楼的旁边的整座楼炸掉了。然后当时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事情就是打电话回香港找报馆说我现在就在这样的现场看到这样的事情,你们要不要报道?”说明了张翠容在新闻事业中的忘我精神。在现今这个以利益为先,不断发现新闻贿赂等丑闻的时代,这种追求真理,关怀生命的大局观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何为新闻之鹄的?CJR提出的这一基础性问题比起‘谁是新闻人’这类更常见的问题好一百倍。”杰·罗森写道,“后者至多也就是引发一场课堂上的口水战,前者却值得深入思考。”罗森的意思不难理解——在一个人人皆可借助社交媒体传播新闻的时代,谁是新闻人、谁是传播新闻的主体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传播行为的目的与意义,只要人们就新闻传播的基本功能和目标达成共识,传播新闻的手段、渠道、媒介都只是技术问题而已。

从独立战争到独立宣言,从独立电影到独立策展人,“独立”二字一直在被反复提及,代表了这个信息社会,人们习惯于接受二手信息,成为无思想的“容器人”的一股批判思潮。“容器人”日本传播学者中野牧在《现代人的信息行为》一书中,在描述现代人的形象时提出的概念。中野牧认为,在大众传播特别是以电视为主的媒介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现代日本人的内心世界,类似于一种“罐状”的容器,这个容器是孤立的、封闭的,人就像是“罐状”的容器一样接受信息,其特点是“与外界隔绝”,人与人之间不能进行正常的交流。独立记者,在新闻界是一种少数的存在,独立于各种体制外,追求真相,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光芒。并且将自己的洞察和见解付诸于新闻中,旨在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实现沟通。

罗森提出了一个“不在场”问题。随着社会生活场域的不断扩大,将有很多事情发生而人们不在场,但是又有知情的需要,这就产生了对信息传递中介的需要,新闻业由此产生。而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几乎人人手中都有了那些从前只有新闻记者才能拥有的工具、技能与手段,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谁在场,谁就有资格报道新闻?

新媒体语境下,人人都是传播主体,双向传播基础上的公民新闻促进了民间话语体系的崛起,颠覆了“舆论一律”的传播格局,是一种民主化的媒体形式。因为有了大众的参与和影响,主流媒体的报道将会变得更加客观,更加理性。新闻将不再是几家媒体的发言,而会成为全社会共同的声音,公民新闻势必会带来新闻业的一场革命。公民记者因此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想象一下这样的世界:有‘新闻’,但没有‘新闻业’,也没有‘新闻记者’这种职业。对于人类文明而言,‘新闻’本身比‘新闻业’可是更加古老,更加基本。人们一直都在交换新闻(‘里亚尔托有什么新闻?’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这样问道),但并非从一开始就需要被称作‘新闻人’的专门人士来搜集和告知新闻。只有当我们发现这种社会分工变得十分必要时,什么是新闻业的讨论才开始。”

作为独立记者,与公民记者既重合又有所区别,重合的部分为拥有相对的自由度和独立性;不同点在于,作为新闻传播业者,对独立记者的专业标准和职业要求更加严格规范。总结而言,独立记者制度有三个优势:1.强调了独立性,保证了立场的公正和思想的深刻。摆脱了政治和经济的束缚,有利于揭露报道真相,实现新闻自由。2.新媒体语境下,可以进行新闻活动的延伸。如张翠容的微博、博客等社会化媒体的应用,有助于实现信息共享和舆论沟通。达到哈贝马斯所述的“公共领域”的延伸。3.有助于记者新模式的发展,促进新闻业的改革进步。

“问题的关键在于规模。”罗森是指社区规模的变化。在新英格兰只有两百个居民的小渔村里,生老病死、婚丧嫁娶、新教堂启用、欧洲船只抵达,这些消息无需专业传播,村民们只要在外头随便转转就什么八卦都知道了。但是社区规模一旦扩大到一万人,情况就不同了。镇子西头发生的事情,镇子东头的人就未必有机会知道,除非有人专事消息搜集与通报。当人类的聚居与日常经济、政治活动发展到超出新闻自给自足的规模时,新闻业就出现了。

与此同时,独立记者制度也存在一定弊端:1.无制度和经济的保障,很难大规模发展。2.缺乏监督机制,易造成舆论监控不力等。

无妨沿着罗森的思路继续前行:终有一天,人类公共生活场域之大,会变得连庞大的新闻业也无法覆盖,再多的新闻记者,也无法满足人们对万千世界无数信息的即时发现与传播;而恰在这时,技术的发展又令几乎所有普通公民的手中都有了记录新闻的工具和传递消息的平台与渠道,所以,一个人人皆可是记者的时代轰轰烈烈地来临。罗森说:“我在场,你不在,所以让我来告诉你这里发生了什么。”换言之,谁在场,谁就有资格报道。社交网络的繁荣,实际上是给人际传播安上了大众传播的技术之翼,使得人际传播和大众传播纠缠交错,成为现代生活的奇观。

三、独立记者与新闻独立

这对职业新闻界当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如本期CJR编者按所言,职业新闻界曾在九十年代末成功抵制“市民新闻”(CIVIC JOURNALISM)运动,但如今,却不得不面对更加汹涌的“公民新闻”(CITIZEN JOURNALISM)浪潮。“公民新闻”与“市民新闻”不是一回事,杰·罗森给“公民新闻”下的定义是:从前被称作“受众”的人们使用自有的新闻报道工具向其他人传递新闻消息,那就是公民新闻。①与此不同,此前的“市民新闻”并不是独立存在于专业媒体之外的民间新闻报道活动,而是由专业媒体主导、有限度地邀请市民共同参与致力于解决具体社区的具体问题。换言之,时移世易,当年是专业媒体不愿意带“市民新闻”玩,而现在是“公民新闻”可以不带专业媒体玩儿了。

新闻独立是新闻专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新闻专业主义理论,新闻传媒是社会公器,新闻工作的目标是服务新闻受众,不受政治或经济利益集团限制,其运作和新闻活动完全独立,不接受除新闻界行业规范之外的任何控制。新闻专业主义发源于媒介的社会责任理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芝加哥学派代表哈钦斯(RobertM.Hutchins)为首的出版自由委员会发表了《一个自由和负责的报业》声明,强调了新闻应遵守专业主义。

阿丽安娜·赫芬顿:新闻要带给人们对于世界的真实感知

新闻包括了真实性,客观性,独立性和自由性。由此可见,独立性是新闻的最基本特质。在传播时代的今天,信息大量增长,媒体和记者要在信息海洋中筛选出有用的,不偏颇的新闻,是一项重要考验。独立记者的存在,对于新闻独立性具有一些普遍性的启示:

图片 2

1.增强了新闻从业者对自己工作的独立控制权,可以对选题和报道角度有自己的把握和控制,保证了观点的独立性。如民国时期由著名报人英敛之创办的《大公报》正是秉承着“不党、不私、不盲、不卖”四字方针,严格遵守新闻的独立性原则,不受任何政治和经济理论的牵制,成为当时公众心中的“耳目喉舌”。可见新闻独立性在新闻史上一直存在。

“新闻要带给人们对于世界的真实感知,以便人们可以参与世界的构建并在其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无休止的赛马报道、对毫无意义的民意调查的炒作、讲究平衡甚于追求真相,以及仅仅聚焦于什么不可行,都无法带给公众关于世界的真实感知。新闻业也要告诉人们什么是可行的,这样人们才能在内在欲望的驱动下去帮助邻里,将他们所属的社区以及属于他们的世界建设成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

2.在新媒体语境下,独立记者的存在有利于推动“公民新闻”和“自新闻”的发展,推动新闻界的繁荣。根据英国政论家、文学家约翰·弥尔顿在1644年《论出版自由》中提出的“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真理须通过意见和观点之间自由辩论和交换获得,而非权力。思想、言论和意识形态的自由流通,能让人们如在市场中一样,进行自己的甄别和选择。后来,英国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在《自由论》中将其理论化。“观点的自由市场”以及 “观点的自我修正”理论后来成为自由主义新闻学的理论根源,对新闻业有着巨大影响。由此可见推动新闻业者和受众意见的自由表达,有益于推动新闻业的发展和进步。

赫芬顿邮报创办人阿丽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的说法包含了对传统媒体新闻内容的质疑与不满,也表达了改革的愿望。赫芬顿邮报是近年闯入新闻业的一匹黑马,2005年创办,2011年被美国在线以3.1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价值增长速度之快令人瞠目。它给自己取了一个像“华盛顿邮报”那样的名字,但实际上不是传统纸质媒介,而是一个由私人博客发展起来的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新闻网站”内容特性有三:1.利用网络的聚合功能编辑、整合、链接其他网站的新闻;2.将UGC策略用到极致:一众名流在这里开设博客;网友评论被视作网站新闻的有机组成部分,整个内容平台呈开放、多元状态;力推“公民新闻”,发动用户免费为其提供内容;3.逐渐发展自己的优质原创队伍,向严肃高端新闻领域进军。赫芬顿邮报号称全美有1.2万“公民记者”每天为他们提供新鲜素材,如2008年“赫芬顿”发起Off the Bus项目,募集普通公民作为记者报道总统大选全程,一个采访任务可由数十乃至上百个“公民记者”共同参与,他们将自己看到的情景记录下来,交给Off the Bus的编辑,最后由编辑整合成为完整的报道。试问传统媒体,谁家能够养得起这么多的记者呢?

3.独立记者的存在,促进了独立思考的发展,使得受众在信息过载的“碎片化”时代保持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而受众新闻素养的提高,也提高了其对新闻从业者和新闻质量的要求,大大推动了新闻业的改革和进步。

自媒体时代,受众逐渐向传播者转型,新闻专业操守和伦理责任显得尤为重要。正如李良荣教授对“专业精神”的解读一般,“新闻专业的专业精神是一种独立精神,记者要能够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的记者要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比技巧技能更重要的是专业精神”。“为什么看了互联网的报道,还要看报纸?因为报纸为我们提供了思想。”在李良荣教授看来,互联网的发达和3G手机的出现,使得每一个人都具有到网上发布最新信息的可能,“信息不再是稀缺资源,思想才是稀缺资源。”保持独立性,是成为合格新闻人的第一要义。

(作者简介:黄丽敏,女,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新闻与传播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网络与新媒体、电视新闻研究。)

参考文献:

郑妍.大众传媒中的女性话语权观照—从凤凰卫视女记者闾丘露薇说起[J].当代电视,2003..

李良荣.新闻学概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肖峰.名记者研究[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

王文科.中外名记者的梦想与追求[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

鲍海波.女性在新闻传播中的“存在”状态分析[J].新闻知识,2003.

刘耿.新媒体语境下记者身份的想象[J].新闻传播,2012.

董群.论中国的名记者群现象[J].江苏社会科学,1997.

张翠容.中东现场[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张翠容.行过烽火大地[M].城邦出版社,2002.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论独立访员对音讯独立性的影响,正在流失的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